首页 河南新闻正文

甘洒热血写春秋

admin 河南新闻 2020-08-31 00:53:46 3 0
原标题:甘洒热血写春秋

冯清利

去年冬天,宜阳县人像艺术摄影学会刚成立时,曾设想开展一个以“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为主题的摄影活动,纪念抗美援朝老英雄的丰功伟绩,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70周年。

忘不了老作家魏巍的经典篇目《谁是最可爱的人》,英雄应得到敬仰和礼赞,英雄精神应得到传承和弘扬。少年时经常看战争方面的电影,“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是我最喜欢的旋律,王成“双手紧握爆破筒,怒目喷火热血涌”的英雄形象一直高高屹立在我的心中。

疫情防控形势向好后,摄影学会的计划便开始启动。一天时间行程200余公里,到三个乡镇10个村庄,分别寻访了十余位抗美援朝老兵。全县120余位老英雄,他们计划都要走访到。听说最近要到白杨镇,我便提出同去,有几位老英雄就住在我家附近。

白杨镇卫生院的对面,是李长太老英雄家。当年在朝鲜战场上,老伯是通信兵,在部队电话线被炸断、他跑步送信的途中,子弹曾伤到他的头皮;在线杆上架设、维护线路时,他曾被美军的燃烧弹伤到右臂。

他的儿子知道我们的来意后,忙把我们迎进院子介绍说,前一段时间,87岁的父亲不慎摔了一跤,卧病在床。我坐在李老伯床边,见他脸色灰黄,额头上的疤痕犹在。提起他18岁毅然报名参军的辉煌时,老伯的神志瞬间清醒了许多。

拐过两条街,我们又来到了郭灵召老伯家。几十年来,他家一直经营着一个小商店,还有几台磨面机,生活富裕。老伯正坐在家门口,享受着晚年幸福时光。

我上前蹲下身子,紧握住老伯的手,问道:“还认识我不?”见老伯没反应,我又提起了我70多岁老父亲的名字,老伯盯着我的脸,疑惑道:“什么?”看来,老伯可能年事已高,真的记不得从前了。

岁月啊,说你有痕,那曾经的朝朝暮暮、花繁花谢,老伯怎么都记忆无存?说你无痕,几十载风风雨雨、春去秋来,你却无情地留给老伯满头的白发和满脸的皱纹!

平凡琐事忘却也就忘却了。炮火纷飞的岁月、生死拼搏的战场,老伯会不会也忘记了?

不再拐弯抹角,我直奔主题:“老伯参加过抗美援朝吧?”老伯这下点点头:“参加过。”

我又问:“记不记得是哪一年上的战场?”老伯清楚地回答:“1952年。”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老人是糊涂还是不糊涂?我说:“你当年的军功章还在吧?”

老伯精神抖擞地站起身,往内屋里走。老伴帮他取出衣服并穿上,他眼中瞬间放出了自豪的光亮。怎能不自豪?一枚,两枚……左胸前共挂着六枚奖章。虽历经近70个春秋,在阳光的照耀下,那一枚枚军功章仍熠熠生辉。

老伯,还能唱两句“志愿军战歌”吗?

“会!会!”老伯坚定地回答。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老伯的声音低沉而富有节奏,唱的歌词准确无误。也许,穿过岁月春与秋,鸭绿江水永不止息地在他的心中静静流淌,嘹亮的军歌始终在他的耳畔激越回荡,保家卫国的炮火永远在他的心头激情燃烧。

当年做侦察兵时,除了到敌方阵地侦察外,还要抓获美军的通讯员、炊事员、观察员等“舌头”,以便获取情报。每次执行任务,都冒着枪林弹雨,危险重重九死一生。1957年回乡务农后,他仍然保持着一个革命战士的昂扬斗志。先后当过民兵连长、公社武装部副部长、基干营营长、村党支部书记。土地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老伯冲锋在前,带领子女大干苦干,成为乡邻学习的榜样。

离开郭老伯家后我一直在想,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做平凡的小草,还是绚烂的花木?是平凡中凸显绚烂,抑或绚烂后归于平凡?但是无论平凡或是绚烂,都不能虚度了春秋。

老伯春秋英雄白杨镇岁月抗美援朝战场军功章燃烧弹侦察兵鸭绿江冯清利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