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南在线正文

楚始都地方言:白(别)乱了:就“乱曰”论屈原读过原《诗》

admin 河南在线 2020-09-14 00:59:28 3 0
原标题:楚始都地方言:白(别)乱了:就“乱曰”论屈原读过原《诗》

楚始都地方言:白(别)乱了:就“乱曰”论屈原读过原《诗》

河南淅川为楚始都地,方言颇类楚语。作者已有小文论及“不美了”。又如,“白(不)乱了”,言不要乱说,不要乱来。中原曾为楚地的人也如此表述。典籍亦可考之,而且,从清华简所存乐诗《周公之琴舞》原文中的“乱曰”,对照屈原《楚辞》一些篇章里的“乱曰”,是否可以推测,屈原是读过早期的周《诗》或周《乐》的。

但“乱曰”可不是乱说。乱即不乱。乱( ),会意字,金文字形像上下两手在整理架子上散乱的丝。本义:理丝。古籍训乱为治。周初,诗乐不分,一诗一乐完结之时,附“乱曰”。所以,林家骊译注的《楚辞》(中华书局,2010年版)如此注解“乱”:“ 楚辞篇末结束全篇的标志为乱,与结束曲、尾声相似。”应该是比较准确的。

楚始都地方言:白(别)乱了:就“乱曰”论屈原读过原《诗》

先看李学勤在其《初识清华简》(中西书局,2013年版)中所转引的《周公之琴舞》。《周公之琴舞》由10篇颂诗组成,其中,周成王所作的第一篇诗如下:

敬之敬之,天惟显师,文非易师。毋曰高高在上,陟降其事,俾监在兹。

乱曰:讫我宿夜,不逸敬之,日就月将,学其光明。弼时其有肩,示告余显德之行。

世传本《诗经·周颂》之《敬之》篇与楚简内容大致相同:

敬之敬之,天惟显思,命不易哉。无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监在兹。

维余小子,不聪敬止,日就月将,学有缉熙于光明。佛时仔肩,示我显德行。

两相对比,经过孔子编辑的《诗经》已无“乱曰”。倒是楚国诗人屈原还在其作品中采用清华简所存之《诗》的格式,有“乱曰”。

屈原写到“乱曰”的多是其比较长的诗歌篇章,《九歌》等短诗就没有“乱曰”。如,屈原373句的长诗《离骚》就在结尾最后一节的开头写到“乱曰”:

乱曰:已矣哉,国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关于“美政”,可参考《国语·楚语》楚大夫武举谏楚灵王句:“若君谓此台美而为之正,楚其殆也!”关于“彭咸”,屈原《离骚》之外,其《思美人》《悲回风》《抽思》也多次提到。《竹书纪年》记载:“殷末彭咸,谏纣不用,投江而死。”王逸《楚辞章句》云:“彭咸,殷贤大夫,谏其君不听,自投水而死。”亦有人说,彭咸是指巫彭、巫咸二人,多不从。)

展开全文

屈原《九章》中67句的《哀郢》在结尾最后一节的开头也有“乱曰”:

乱曰:曼余目以流观兮,冀壹反之何时?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信非吾罪而弃逐兮,何日夜而忘之?

《九章》中61句的《涉江》在结尾最后一节的开头也有“乱曰”:

乱曰:鸾鸟凤凰,日以远兮。燕雀乌鹊,巢堂坛兮。露申辛夷,死林薄兮。腥臊并御,芳不得薄兮。阴阳易位,时不当兮。怀信侘傺,忽乎吾将行兮!

其句式与《周公之琴舞》所收诗接近。

《九章》中89句的《抽思》在结尾最后一节的开头也有“乱曰”,不过,在“乱曰”之前一节还有“倡曰”,“唱”同唱,用于发端启唱:

倡曰:有鸟自南兮,来集汉北。好姱佳丽兮,牉独处此异域……望北山而流涕兮,临流水而太息……

乱曰:长濑湍流,泝江潭兮。狂顾南行,聊以娱心兮。轸石崴嵬,蹇吾愿兮。超回志度,行隐进兮。低徊夷犹,宿北姑兮……

《九章》中81句的《怀沙》在结尾最后一节的开头也有“乱曰”:

乱曰:浩浩沅湘,分流汩兮。修路幽蔽,道远忽兮。怀质抱情,独无匹兮……

楚始都地方言:白(别)乱了:就“乱曰”论屈原读过原《诗》

屈原另有一些诗篇把“乱曰”简化为“曰”,如《悲回风》将“曰”置于诗结尾最后一节开头,《远游》则置于诗的中间。《渔父》则在最后一段开头。

而374句(172个问题)的长诗《天问》,则把“曰”置于全诗的开头。其句式已同世传本《诗经》,都是四字句:

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暗,谁能极之?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因此可以想见,屈原完全有可能读到过早期的周《诗》,并且有效地吸收了《诗》的语言结构和思想营养,并立足于楚系文化传统,因放逐感时抒怀,才创作出了博大沉雄、瑰丽奇幻的《楚辞》。

如果以“乱曰”为标识,并将《楚辞》“乱曰”之后的诗句格式、所写内容(情感轨迹、行走路线、地理山川等元素)通盘考量,则是否可以说,屈原的《离骚》《哀郢》《涉江》《抽思》《怀沙》《天问》等均作于其首次流放包括丹淅地在内的汉北之时。且存疑于此,期待方家指正。

楚始都地方言:白(别)乱了:就“乱曰”论屈原读过原《诗》

丹江小三峡

至于屈原是从哪里看到的《诗》,当然是楚人抄写于公元前305+-30年(据对无字简残片所做的AMS碳14年代测定)的清华简上的文字。其时正是屈原生活的年代(屈原生卒年:约公元前343—前299年),更何况他曾任三闾大夫之职,“掌王族三姓,曰昭、屈、景。序其谱属,率其贤良,以厉国士”,必然对周典及楚简烂熟于心。

清华简《周公之琴舞》这组诗除了《敬之》被编入世传本《诗经》外,其他多已佚失。但《周公之琴舞》这组诗又是从哪里传到楚国的呢?李学勤先生在其《新整理清华简六种概述》一文中写到,可能与周王朝发生的王子朝之乱有关:

据《左传》昭公二十六年载,公元前516年,周朝发生变乱,召伯盈逆敬王而逐王子朝,“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嚣奉周之典籍以奔楚”。像《周公之琴舞》这种专供嗣王即位一类典礼时演奏的乐章,如果说来自王子朝所携往楚国的典籍之中,是合乎情理的。

与此相佐证,新华社2019年8月27日报道:“考古人员日前在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石桥镇龙窝村夏庄小组东北侧,发掘一处东周时期高等级贵族墓葬群。随着29座陪葬墓发掘完毕,“王子朝携周典奔楚”事件初露端倪,或为寻找遗失千年的那批周王室典籍提供重要线索。”

至于墓中是否有“典籍”,也许有,也许没有,但楚人早已阅读过,领略过,变化过,提升过,并融化在流传至今的文化血脉之中。所以,白乱了。

(参考文献:《楚辞》《诗经》《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初识清华简》等。2020年9月12日,记于郑东三者堂)

作者简介:吴元成,河南淅川人,幼曾居湖北荆门,现居郑州。著有《花木状》等诗文集多种,与何弘合著有《命脉》。曾获杜甫文学奖、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等。

开头大夫结尾诗经14年代公元前月将内容天惟简所屈原彭咸清华王子朝楚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