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南在线正文

道路无言故事多

admin 河南在线 2020-11-21 00:55:17 3 0
原标题:道路无言故事多

道路无言故事多

道路无言故事多

道路无言故事多

道路无言故事多

展开全文

远古时代,先人们用最原始的方式开辟出羊肠小道,狩猎、采摘、进而物物交换,从而进入快速繁衍生息的时代。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车马道、农耕道、商用道,或放射或环绕或交织聚集延展开来,形成四通八达的通路,推动着人类文明不断向前。进入21世纪,科技与信息技术快速发展,更多的道路在大地上延伸铺陈,让远方不再成为远方。

道路无言故事多。每一条路,都保留着时代的符号。无论是之前的泥泞崎岖,还是今天的平坦宽阔,繁华或沉寂的背后,都在抒写和见证历史。一条条城市新路,延展希望;一条条乡村道路,通往小康。

藏在路边的故事有多精彩?让我们一起来听听。

班车到俺家门口

□吴天敏

小时候,我的老家在大山顶上,位置偏僻,山高坡陡,闭塞的交通限制了村民的出行。

村里的乡亲有的没下过山,有的没进过城,有的没见过汽车。要是上街卖木材、药材,买油盐,全靠肩扛手提,翻山越岭,一个来回常常得起早摸黑一整天的工夫。一年到头喂成一头大猪,出售的时候需要五六个壮劳力抬下山。如果有重危病人,大家伙用担架一路轮换抬着往医院送。穿山道走夜路不小心摔伤的事儿时有发生。

我16岁前,没到过乡政府,更没到过大家口中的县城。对县城的所有遐想,仅限于对公共汽车和自行车的向往。

1986年春,老师要带我们几个学生去县城参加作文比赛,街上没有班车。在乡政府院内,我们看到一辆车,小心翼翼地询问司机去不去县城,司机指了指没气的轮胎。我们赶紧凑钱买了一个打气筒,卖力地轮番打气,然后人摞人挤坐在逼仄的小车里,才得以成行。

回来时还算有幸,坐上了一辆货车。一路颠簸,转弯时,一位同学竟被甩了下来,还好有惊无险。

1989年寒假,我从市里坐客车到县城,然后回乡下。在城里恰巧碰到乡政府的吉普车,我以极其谦逊有礼的态度,赢得了一个座位。那是我第一次坐吉普车。一路上,我最大的愿望是能碰到一个熟人,以证明我确实坐过吉普车。然而,一路奔驰,这份小小的虚荣心最终也没能满足。

1990年秋,师范毕业的我被分配到乡里的中学任教。当年冬日,我从学校去县城。好不容易坐上了一辆拉矿石的卡车。到县城下车时,已是灰头土脸。当时的想法是,万万不能碰到熟人,让人认出就太尴尬了。

交通不便,成为制约家乡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大路坦途,是家乡人民的代代梦想。时常,我坐在石门槛上,远望着山路的尽头,臆想山路变成平坦大道。

后来,山路虽已改造成机耕路,但依旧是一条艰辛的路。晴天时,沙砾土的路面上坑坑洼洼,尘土飞扬。雨天里,更是泥泞不堪,深一脚浅一脚,还要蹚过一条条水沟。

那些年,车少路差。在机关单位,司机非常吃香。平日里,大家都小心地讨好巴结司机,以防急需用车时作难。从县城到老家,不到80公里,让人感到非常遥远,远得每走一趟,都要颠来倒去的先计划好几天,然后再舟车劳顿一番。有一年,我老家的外甥要结婚,我帮他借了一辆吉普车。婚礼那天,新郎、新娘坐在车内,迎亲的、送亲的人则步行,就这样已经是山村里最为风光的了。

风风雨雨中,一路走来。虽离开了山路,但心里总也放不下——放不下山里人的纯洁、真挚,放不下烟村苍苍、青山隐隐,忘不了老树、炊烟、瓦舍,忘不了牛羊、田垄、月光。最放不下也忘不了的,还是那条崎岖艰难的山路,那条阻碍家乡经济发展、阻碍人们走出大山追寻幸福的路。

行色匆匆。2013年,在多方的鼎力相助下,家乡山路已雏形初现。至2014年春日,市、县交通运输部门倾力支持,村两委奋力求进,终投资两百余万元,平坦的康庄大道铺展开来,乡亲们激动不已。

而今,路程还是那段路程,但感觉似乎近了很多。一时兴起,说走就走,半天就可以一个来回。这种远与近的感觉,是得益于道路的变化和交通工具的进步,拉近了县城与老家的距离。

2017年,随着脱贫攻坚工作的深入推进,乡亲们住上了新房,班车也通到了家门口。生活因路而变,民心因路而聚,产业因路而兴,峡谷因路而亮丽。

一条路,连接的是乡村到城市,拉近的是贫瘠到富足,打通的是困顿到希望,凝聚的是党心和民心。

现在,路过村头的高速公路正在建设,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一条通达大道呼之欲出。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愿乡亲们从此一路幸福,生活天天向上。

村庄小路系乡愁

□廉璟霞

小村的北边是沁河,小村和沁河之间,隔着一条不知道通往何处又建于何年的长堤。站在堤上北望,宽宽的河床绵延向远方。远方的远方,太行山朦胧的身影绘成了一幅乡村画卷的背景墙。那个小村庄,就是流淌在我梦里的故乡。

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是小村通往外界的出口。小路很窄,下雨天满地泥泞,走一步沾两脚泥。天晴了,小路又变得沟沟坎坎,风一吹就尘土飞扬。从我记事起,以种田为生的乡邻们就在那一条条小路上奔忙,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春耕夏种,秋收冬藏。

有人把村庄比作一顶帐篷,四周的小路就是一根根拴着帐篷的绳子。每当想起故乡时,我就会想起这个比喻。或许是因了那一根根绳子的牵绊,离乡千里,一别经年,我却一直走在回乡的路上。

村西头那条小路通往一大片庄稼地。春天,有绿油油的麦苗和金黄的油菜花;夏天,有成熟的麦子和挥汗如雨的打麦场;秋天,田野里长满了玉米、红薯、大豆、高粱;冬天,蛰伏的麦苗在皑皑雪原守望春光。四季变换的风景是我对于色彩最初的启蒙,在那条小路上,曾经跳跃着我小小的身影,嬉戏、玩耍,看麦浪滚滚,摘野草野花。

孩童照例是顽皮的,因为贪嘴的缘故吧,我最喜欢那片田里的秋天。绿豆荚日渐饱满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会揪几个坐在路边儿吃。捏开长长的豆荚,一粒粒嫩嫩的绿豆粒挤得密密实实,一股脑儿塞进嘴里轻轻嚼着,原汁的绿豆浆便漫上了舌尖的每一颗味蕾,微甜里带着缕缕豆香。有时会和小伙伴拣几根小木棍儿,聚拢在一起挖红薯,不一会儿,一串粉红色的红薯就呈现在眼前了。欣喜若狂的伙伴们胡乱擦一把泥就开吃,凉凉的、甜甜的、脆脆的。那是一种无可替代的味觉体验,以至于在以后长长的别离里,我一直在寻觅,却再也寻不见。

走得最多的是村北头那条通往河滩的小路了。翻过长堤,沿着窄窄的小路一路向北,路两旁是高高矮矮的庄稼,小路的前方就是清冽的河水了。那里,是我儿时的乐园。有牧童短笛、河畔青草;有红柳丛中一群群快乐的麻雀,秋雨中草稞里瑟瑟发抖的小兔子;还有到处溜达的蚂蚱、野蜜蜂、花蝴蝶、不知名的小鸟……

自己是个旱鸭子,却喜欢看小伙伴们下河游泳。羡慕之余,痴痴地幻想着有一天能长出一条美人鱼的尾巴,那样就可以像他们一样在水里往来穿梭了。午后,几个小伙伴光着脚在浅浅的河里逮那些小尾巴鱼,每捉到一条便会引来一阵欢呼。在河滩上圈起一个小水坑,把逮来的鱼放到里面,等玩累了再一条条扔回河里去,还它们自由。逮到的小河虾可就直接放嘴里吃掉了,咸咸的,带点儿腥味儿。

村南那条小路的尽头是一条通往公社、县城的柏油路,乡邻们都叫它“南马路”。提起南马路,大伙儿就有种腰杆儿挺直的自豪感。上学、赶集、缴公粮、开证明、拉化肥……那是一条连接起城乡的必经之路。40年前,我就是从那条小路出发,走出小村,一路到县城、省城读书、求学,越走离故乡越远了。

如今,小村依旧,只是换了模样。一座座亮堂堂的新楼拔地而起,代替了昔日的茅檐低小。一条条乡间小路都已拓宽成道道通衢,四通八达,人来车往,好不繁忙。

走在熟悉的村庄,看着眼前红红火火的景象,为小村的蜕变感慨、高兴之余,心底又弥漫着几许淡淡的惆怅。蓦然回首,记忆里的小路,早已淹没在岁月深处,空余一地乡愁。

航海中路的变迁

□王西京

在郑州市区南部,有一条知名度很高的道路,叫航海路。它东起南寺村西,西至郑少洛高速,是一条东西走向的交通要道。航海中路,位于京广铁路立交桥与郑密路之间,是整个航海路最为繁华的地带。

2012年秋天,我调入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工作。第二年,又在二七万达广场附近的小区安了家。于是,航海中路就成了我安居乐业的一条路。

万达广场里货物琳琅满目,人流摩肩接踵。在其对面,是郑州市卫生学校,目前已升格为郑州卫生职业健康学院,无数的白衣天使,从这里走进全省的各大医院,承担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重任。在郑州卫校西200米路北,是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每天全国各地的众多患者云集于此,在医务人员的帮助下重获健康。

在郑州二院西侧,是黄河科技学院,河南省最知名的民营院校之一,专科门类齐全,为国家、社会培养了大批实用型人才。此外,在二七万达的周边,还有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河南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河南测绘职业学院、郑州市第二中学等院校,文化气氛浓厚。

这条路上还有中船重工713研究所,听说那里专门研制航母的配件,是一个十分神秘、高冷的地方。每次路过那里,我都要好奇地朝里面张望一下。

中船重工713研究所,全称是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研究院713所,其前身是海军文化补习学校。因为海军学校和造船研究机构都与航海有关,因此这段路在1987年建成通车时,才被命名为“航海路”。

每天傍晚,我总喜欢在附近的街道上散步。城市的变化日新月异,给我带来了许多方便和惊喜。

京广快速通道、陇海高架路的通车,极大地缩短了航海中路与城市各处的距离。到新郑机场,到高铁东站,到郑州高新区,到黄河岸边,也就一顿饭的工夫。

2019年5月,地铁5号线正式开通。这是一条环形线路,途经郑东新区、金水区、中原区、高新区、二七区、管城区等片区,并将省会郑州的一些旅游景点、车站、大型商场,连接在一起,使居民出行更加便捷。

在这全面发展的新时代,大郑州正凝神聚力,打造功能齐全、辐射四方的国家中心城市。航海中路,正是我们中原地区快速崛起的一个缩影。这里商业繁荣兴旺,交通四通八达,人流、物流、信息流正迅速向这里聚集,激发出无尽的生机和活力。生活在航海中路附近的人们,其获得感、幸福感与日俱增。

航海中路,一个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区域,是我们繁荣兴旺、和谐美丽的家园。

背街窄巷印迹深

□王轩峰

如果说道路是城市的血管,今天我所写的这条路充其量属于“毛细血管”。

这是一条没有名字的乡村小路,属于“背街小巷”的范畴,但在我的心灵深处,它如同一条纽带,维系着我太多的回忆与牵挂。多少次梦中走在这条路上,醒来总是泪流满面,因为我知道,路依然在,但与三姑却不会再见了。

三姑家住在镇上,打我记事起每月初五、十五、二十五有会,有的地方称之为“集”,方圆十几里的人们便三五成群赶会,热闹异常。每年三月初三和十月初五还有“老会”,也就是所谓的“待客会”,赶会是个概念,主要是串亲戚。

姑夫兄弟六七个,家境贫寒,和我三姑结婚时分得了一个远离主街的独院,巷子既深又窄,道路坑坑洼洼,遇到个阴雨天,泥泞不堪,走路粘鞋,骑车搡盖瓦,需要拿上一截木棍,骑骑停停,用木棍捅捅搡在盖瓦里的泥巴。但即便这样,儿时的我也常常记挂着去串亲戚,因为除了多少改善一下伙食,还能和三个表兄弟打闹嬉戏。记忆中每逢寒暑假我常在三姑家住上几天,印象深刻的是好几次雨中追逐嬉戏都被泥粘掉鞋子……

初三时转学到镇上,每天走读,住三姑家,算上早、晚自习,那段小路每天要走好几趟。许是大家也都感觉阴雨天行路难了,在小巷居民的强烈要求下,村里不知从哪里拉了十几车炉渣,铺在上面。不管怎么说,平坦多了,也不再担心阴雨天陷在泥里拔不出脚来。村里又安了路灯,虽然开得晚、关得早,但也算有个照亮。

姑父虽然言语木讷,但手巧,会木工活。据说当年也是因为这门手艺,我奶奶才答应让三姑嫁过去。随着打家具的越来越少,我和几个表兄弟的每日生活,压得姑父和三姑喘不过气来。穷则思变,就在我到镇上读初三这年,姑父做起了炸麻花、蜜三刀等各类点心的生意。每天晚上做好,再简单进行包装,然后第二天赶会去卖。附近十里八村哪里有会,姑父的小本本记得特别清楚,没会的日子便穿过小巷子,到镇上摆个摊子。记得很清晰,冬天三轮车特别不好发动,我和几个老表经常早早被喊起来推车。

推车是个力气活,一般一次很难发动,巷子走了半截也不一定发动得了。看我们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三姑便给我们打气:“再加把劲,下一次准能发动,昨晚炸东西剩了些面坯,等车走了给你们拉烩面吃”。三姑这句话充满了诱惑,我们几个脸憋得通红,使劲往前推。

后来上高中、读大学,参加工作、结婚生子,我就很少去三姑家了。再后来听说三姑家那条胡同里的路变成了水泥路,特别好走。旁边的好几个邻居还买了镇上统一开发的门面房,一楼商用,二楼住人,三姑也买了一套。

三年前的一个冬天,老表电话中哽咽着说三姑不行了。我拿着车钥匙颤颤巍巍几次都没能启动发动机,定定神后,奔向那条深深的小巷,一路上泪眼婆娑。到了那条熟悉的巷口,我跌跌撞撞跑着,平时不长的巷子,那一次我跑起来却是那么的漫长。

随着三姑的离去,姑夫表弟他们搬到了装修好的主街商业楼,以后我也很少再走那条熟悉的小路了,也许只有在梦中才会走一遭吧。

本版图片均据新华社

路而道路县城山路吉普车老家乡政府班车家乡小村航海中路小路航海路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